• 默认搜索
  • 政务信息
  • 政策文件
  • 办事服务
  • 图片
  • 视频
|

全民携手 见证名山河蜕变

来源:
2019-06-12
打印

名山河河边绿草青翠

神虹公司改造后的硫化碱车间

正值夏季,雅安经开区的居民们吃过晚饭后便会出门散步纳凉。沿着名山河边上的绿道行走,感受着凉爽的河风,是永兴镇居民们感到特别惬意的一件事。

然而,在以前晚饭后进行这样的休闲活动,是当地居民们不敢奢求的。

从上世纪九十年代开始,硫化碱生产逐渐在永兴镇上兴起,大大小小的硫化碱化工厂一哄而起,未经处理的工业废水废气直接排放进水流与空气中,让周边的群众苦不堪言。

如今,水清鱼跃、天蓝鸟飞景致重现,永兴镇重拾清澈面容。永兴镇之变,何以发生?近日,记者沿河溯流而上,探寻永兴镇“突围之路”。

一封信

寄来“环保整改路”

“我们这条河曾经也是清澈见底的,小时候还经常去河里游泳呢!后来工厂一个个建起来,污水全都直接往河里排,不但没人去游泳了,河里还出现了死鱼。”

“大烟囱呼呼往外冒着黑烟,房屋周围种植的茶叶上都是一层黑灰!”

说起几年前镇里的情况,永兴镇街上随意找一位居民,都可以讲出一大段往事来。居民们口中昔日的永兴镇,空气中弥漫着黑烟、工厂生产噪音吵得人无法安宁,几根大管子从工厂区伸出来,污水肆无忌惮地排放进名山河里。

2017年8月20日,一封群众来电来信举报,案件信从中央第五环境保护督察组转进了市环保局(现市生态环境局):“永兴镇五家硫化碱生产企业长期煤烟和噪音污染,污水直接排放河流,碱渣到处堆放,严重影响周边生态环境和居民生活。”

这并不是生态环境局第一次接到群众来信。

永兴镇现存的五家硫化碱生产企业,都是上世纪八九十年代便开始进行生产的工厂。那时候,人们并没有环保意识,工厂中也几乎不存在环保设备。长年的高耗能高污染生产,使得小镇居民饱受工业污染的折磨,而昔日尚不完善的排污标准下,五家工厂的排污量也尚处在合法排放的范畴。

然而漫天的黑烟、肮脏的河水、嘈杂的作业声,都使得周围居民十分不满。

2017年,新的《无机化学工业污染物排放标准》出台。更为严格的新标准下,五家硫化碱企业的排放量均已超标。当时的环保局对五家硫化碱生产企业作出了责令停产、限期整改处罚。

2017年3月1日,五家企业中的神虹化工有限责任公司(下简称:神虹公司)因为炉渣和粉煤灰堆放未采取防扬尘措施,而被市环保局处罚款6万元。同年5月9日,名山区环保局分别针对这五家企业的环境违法行为下达了整改要求,并对企业违法行为进行了立案查处。6月30日,下达了处罚决定书。

2017年8月21日,当时的市环保局针对举报信中提到的问题,再一次对五家企业进行了现场调查。

“虽然当时五家企业均已停产,但有些问题还是一眼就能看到。例如生产线未批先建,环保设施中雨污分流不完善、未设置碱气收集处理系统等等。”市生态环境局参加当时检查的环境支队执法人员回忆说。

而环境监测站检测厂区周围水质得到的数据,则更加说明情况。

在当年8月10日与11日连续两日的监测中,名山河渗漏口下游五米处PH值到达9.60,远远超标,同时化学需氧量超标2.4倍,硫化物超标11倍。

当时的市环保局立刻提出要求:对照整改方案逐一落实。五家企业也制定了相应的整改方案。

“整改方案是根据新修订的《无机化学工业污染物排放标准》制定的,比起之前的标准在二氧化硫排放量上有了更加严格的标准,企业老一套的生产方式现在已经不能适应新标准,企业必须整改。”市生态环境局执法环境支队的工作人员解释说。

五家厂

携手清算“环保账”

神虹公司,是五家企业中规模最大的一家公司,也是在周围群众意见最大的一家公司。同时,在环保整改中投入最大的一家公司。

“一开始被处罚的时候,我们内心也有很多不服气。”神虹公司常务副总郑林坦言,从“要我环保”到“我要环保”思维转变中,企业经历了许多,也割舍了许多。在一步步的探索中,他们终于意识到企业要长久地发展下去,安全和环保是必不可少的两个要素。

“我们以前所做的,对生态环境造成了极大的破坏。仔细想一想,我们所用的原材料都是来自大自然,无止境的索取并不是长久之计。”郑林说,欠下的环保账,只能企业自己来还。

清欠永兴镇的“旧账”,没有捷径可以走,更没有后路可退。

2017-2018年,神虹公司在环保治理改造中投入了2700余万元。目前,神虹公司正在着手二期项目筹建,他们打算异地重建一个绿色生产的新工厂,以电取代现在的燃煤,从而不再产生固体废物和废气。

有这样认识的,不仅仅是神虹公司。在永兴镇上的五家企业,都共同认识到了环保对于企业发展的重要性。按照环保要求,五家企业开始了环保整改之路。

“天然原料调配多姿生活,绿色建材筑建幸福家园。”这是五家企业共同提出的口号。

恒丰化工1008万元,春江化工360万元,民信化工580万元,超强工贸276万元。一笔笔环保整改费用,展示着企业们痛定思痛、重塑自我的决心。

冷却塔、循环水池、脱硫塔、在线监测……一个又一个环保设施在厂区逐渐立起来。五家企业联合成为一个整体,成立了环保督查小组相互监督。同时,他们还聘请了当地的村民作为环保监督员。

环保并非只有投入,在改变了高耗能的粗放生产模式后,企业效益也有了明显变化。2018年神虹公司营业收入达21344万元,较2016年增长了7505万元。恒丰化工2016年产值1882万元,2018年增长为2267万元;超强工贸2018年的产值,则由当初1300万元增加到了1800万元……

企业收入的增加,还侧面体现在每年所要缴纳的税费上——以神虹公司为例,2016年神虹公司缴税549.9万元;到2018年,缴纳税收总额增长为1410.3万元。

走进神虹公司厂区,四处可见环保提示,要求工人们严格作业。“青山绿水就是金山银山”“宁要青山绿水,不要金山银山”……标语,不再是一句句空洞的口号!企业正在用自己的实际行动,践行着绿色发展理念。

一镇人

共守碧水蓝天

周木清,是永兴镇青江村二组一位普通居民。2017年9月20日,他被五家企业联合聘请,担任环保监督员。

周木清每天必做的工作,就是在五家企业的厂房里都转悠一圈,看看厂子环保设施有没有正常运行、是不是随意堆放碱渣、存不存在安全隐患。检查好了这些,他就会去镇上转一圈,听听周围居民有没有什么意见要反馈。

总结好了所有问题,周木清就会找到企业负责人,将需要整改的问题都反馈给他们。之后,便时时敦促着看企业有没有改正。

“刚当监督员的时候,找我反映问题的人可太多了!走在街上,有人拉着我说;我回家了,有人敲门进来说……那时候,大家意见可大了。”周木清说。

去年上半年,周木清发现,其中一家企业循环水池的水泄漏,影响到周边群众的养鱼池。他立刻告诉了这家企业,企业很快将水池修好,问题也就解决了。随着时间推移,找周木清反映问题的居民也越来越少了。

不但找周木清反映问题的居民少了,市生态环境局也发现,从2018年开始,几乎接不到关于五家企业的投诉了。

自从2017年责令整改以来,五家企业均投入了大量资金兴建环保设施。

如今,走进工业区,已经再看不到环保监察执法人员形容的“当年一进厂区,污水横流下不去脚”景象。

碱泥堆放场所安装了防雨棚、围墙,地面做了硬化。生产时产生的废气也不再通过原来的大烟囱直接排放,而是要经过脱硫塔脱硫。布袋除尘器将废气中的灰尘全都回收,由工人进行清理。昔日直接排入河中的水,也通过冷却塔、循环水池设备循环利用,不再从工厂排出。

2018年,市生态环境局环境监测中心对名山河监测点位进行水质监测,该点位PH值为6.89、化学需氧量为每升13毫克,硫化物含量为每升0.035毫克,均在达标值以内。

今年5月6日,市生态环境局再一次对名山河监测点位水质进行检测,未在水中检测到硫化物成分。

“没人排污了,我们种植的茶叶、蔬菜上,再也不会染上一层灰,也能卖出好价钱;河里也没了死鱼……大家对现在的居住环境,都很满意。”周木清笑着说。

记者注意到,在他身后的河岸边安装着一个摄像头,监控着工厂是否排污。依旧伸进河里的几根大管子,早已经失去了作用。而河岸边的监控摄像头里,看见的是河水清澈,绿草如茵的景象。

雅安日报/北纬网记者  鲁妮娜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主办:雅安市人民政府办公室    承办:雅安市人民政府办公室电子政务科   雅安市电子政务网络管理中心

政府网站标识码5118000022    川公网安备51180202511865    蜀ICP备13021309号-1

设计开发:四川好亦同

政务公开导引 便民服务窗口